治愈就能恢复健康吗?从SARS看新冠治愈者的未来

周二(8月18日),根据Worldometers的数据,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2,168,643例,包括779,897例死亡病例及14,893,846已恢复/出院病例。但是,恢复就等于完全治愈吗?这从SARS恢复的患者情况中可见一斑。研究表明,许多SARS患者在症状开始后的6个月到1年都没有完全康复。有些人患有持续性肌肉无力和肺功能受损。

2011年在多伦多对109名SARS患者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超过一半的人在离开ICU一年后没有重返工作岗位。2009年香港的一项研究发现,超过40%的SARS患者在患病四年后报告出现慢性疲劳。

同样,许多新冠患者报告,症状可持续数月。今年7月,《Business Insider(商业内参)》采访了17名出现症状超过100天的冠状病毒患者。意大利研究人员最近还对179名患者在首次出现新冠症状约两个月后进行了评估,发现约44%的患者生活质量下降。许多人仍然感到疲劳、呼吸短促、身体疼痛和胸痛。

新冠病毒在基因上与SARS相似:两种病毒约有80%的遗传密码相同,都属于冠状病毒家族。因此,过去对SARS患者的研究为新冠肺炎长期携带者的未来发展提供了关键线索。“人们可以预见到(这是一种预测),在新冠肺炎患者患病时,有很大一部分人可能无法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重返工作岗位,”曾在多伦多大学研究SARS患者的退休教授哈维·莫尔多夫斯基(Harvey Moldofsky)博士表示。

SARS的证据

SARS在2002年11月开始出现,在2003年7月彻底解除危机。全球报告的感染病例约为8100例,死亡病例774例。疫情主要局限在中国。

大约四年后,Moldofsky开始追踪一小群曾在多伦多感染过SARS的医护人员。他说,当时人们对SARS研究“没有兴趣”,所以Moldofsky在没有任何资助的情况下进行了他的研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的高级学者Amesh Adalja表示:“没有人愿意接触它,因为人们没有动机去参与一种已经消失的疾病。”

在对医护人员进行了平均两年的研究后,Moldofsky发现了SARS患者和慢性疲劳综合症患者之间的相似之处。Moldofsky说:“他们已经从急性疾病中恢复过来,但仍有后遗症。”他的研究还发现了一系列SARS患者特有的症状,如持续疲劳、肌肉疼痛、虚弱和非恢复性睡眠。他将这种情况称为“慢性SARS后综合症”。“我们发现这是一群与众不同的人,与纤维肌痛症患者相似,但没有那么多的疼痛,”他说。

目前,历史又一次重演,与Moldofsky对SARS患者的研究类似,研究人员正将注意力集中在新冠肺炎康复患者上。曼彻斯特大学的研究人员今年6月写道:“就像SARS爆发后一样,一部分新冠肺炎患者可能会发展为严重的病毒后综合症,我们称之为‘新冠肺炎后综合症’。”他们将这种情况定义为“一种长期的慢性疲劳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人们在增加体力活动后会经历额外的疼痛或脑雾。

出院=恢复

从数据上看,全球已有超过2200万人感染冠状病毒,超过77.6万人死亡。大约有1489万人被统计为“康复”,但在很多情况下,这一分类仅仅意味着有人已经出院。Moldofsky说:“这些数字并不能真正说明正在发生的事情。”他还说,“恢复”这个词是“一个模糊的词”。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今年7月说,可能需要“几个月到一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确定这种感染是否会产生任何长期的、有害的后果。”这种不确定性意味着,已经在与疫情的长期后果作斗争的患者无法从医生那里得到明确的答案。

对于已经出院、被诊断为“恢复”的患者而言,他们只能互相帮助并自己诊断是否出现其他后遗症。如果持续出现疲劳、脑雾、心悸和气短等症状,只能不断进出医院,无法正常工作,也难以照顾自己的家庭。“不幸的是,会有一小部分人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些症状确实会成为慢性疾病,你要与之打交道很多年,”医疗机构Forward的医疗主管Nate Favini博士说。

慢性疲劳综合症成常态

越来越多的医生,包括福奇在内,把长期的冠状病毒症状比作慢性疲劳综合症,其特征通常是认知障碍、肌肉疼痛和精力不足。Favini说:“医学界有一种关于冠状病毒感染后可能发生的类似慢性疲劳综合症的疾病。”

国皇家精神科医学院前院长Simon Wessely今年4月告诉《新科学家》杂志,他预测流感大流行将导致“很多很多感染后疲劳综合症的病例”。

香港2009年的研究发现,SARS患者中也存在类似的长期趋势:在233名患者中,27%符合慢性疲劳综合征临床标准。

而冠状病毒患者的这些长期健康问题可能有几个原因造成。在某些情况下,患者可能会出现血栓,从而导致疲劳感。“如果人们的肺里有一堆小血块,即使在血块消失之后,如果血管受到损害,就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继续造成疲劳。”Favini说。对病毒的过激免疫反应也会在体内引发炎症,损害健康组织。这两种反应都可能损害神经系统,导致能量消耗、肌肉无力、注意力难以集中或难以入睡。

在2011年对SARS患者的研究中,Moldofsky发现,有证据表明,这种病毒已经越过了患者的血脑屏障,导致了长期的神经问题,扰乱了他们的睡眠和认知。他认为新的冠状病毒可能以类似的方式运行。Moldofsky说:“这是一种干扰神经系统正常通道传导的炎症性疾病。”

医生也无可奈何

除了缺乏长期数据之外,研究新冠影响的一个主要挑战是,感觉自己生病的患者可能在检测上看起来很健康。

“如果你看我的测试结果,我看起来像匹马一样健康,但是我的症状和测试结果不匹配,”德克萨斯州奥斯汀27岁的冠状病毒患者Cheyenne Beyer表示。“我遇到的几乎每个医生都试图把它首先归咎于焦虑。”

Moldofsky说,目前医生们的抱怨与他在2011年听到的类似:“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对待我们的病人。”他们抱怨他们生病了,但他们并没有生病。我们找不到它们有什么问题。”他还说,医生们也同样对SARS患者中挥之不去的神秘疾病感到困惑,因为他们的核磁共振成像没有显示出明显的神经系统损伤。“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Moldofsky说。“没人能给他们任何解释。”

患者对治疗也没有反应。Moldofsky说:“他们什么都试过了。”他们尝试了物理疗法和职业疗法。他们让心理学家试着治疗他们,但毫无进展。”Moldofsky补充说,他听说他在2011年研究的治愈后的患者也仍然没有好转。他说:“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年,这些患者为此苦恼,无法重返岗位。”但他缺乏资金,无法进行后续研究。

随着越来越多的冠状病毒患者与感染后的长期后遗症作斗争,科学家已经开始调查这些持续症状的驱动因素。伦敦国王学院的研究人员正在研究是否某些遗传或环境因素会导致新冠肺炎后综合征。今年5月,开放医学基金会(Open Medicine Foundation)的一个科学家联盟开始进行一项为期多年的研究,以确定新冠肺炎是否会引发慢性疲劳综合症。

他说:“流行病学家总是在寻找简短、快速、是或不是的回答,因为你要对成千上万的人进行抽样。”尽管如此,他希望这次疫情的规模将确保为新冠肺炎后综合症的研究提供足够的资金。

Moldofsky说:“当我们更好地了解这种疾病是怎么回事时,它是如何影响身体器官的,它是如何影响大脑、心脏、肾脏和肝脏的,那么就可能有具体的治疗方法。”“这是一个希望,我乐观地认为这将会成为现实。”

Last modification:August 19th, 2020 at 09:44 am

Comment here i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