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疫情震中 巴西是如何成为南美“主战场”的?

如果说南美是新冠疫情的新“震中”的话,巴西就是南美的主要“战场”。英国电讯报周一(7月13日)撰文描述了巴西是如何成为南美疫情中心的。

巴西目前累计新冠肺炎确诊达到1,866,176例,占南美的250多万例中的一多半,累计死亡72,151例,是南美9.5万死亡病例的2/3。

巴西每日死亡人数平均达到1000人左右,一些研究显示测试数量的不足意味着真正的确诊人数比报告高七倍。

就连巴西总统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也没能幸免,他在7月7日被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

英国电讯报评论说,巴西的疫情还可能继续恶化,在确诊病例曲线继续上升的同时,冬季流感和亚马逊雨林大火季节正在逼近。

公共卫生专家称,巴西应吸取教训。“巴西应该比许多其他中低收入国家更好地应对大型卫生威胁,”巴西跨学科AIDS协会(ABIA)主席Richard Parker说,“总是会有严重的传染,但不必以这种方式。”

全球卫生专家则认为,巴西的流行病应对措施极具挑战性。肯特大学跨学科全球发展中心的Jo?o Nunes表示:“我们谈及的是具有巨大地域、社会和种族差异的大国,仅领土的多样性和规模就意味着卫生系统难以对所有人的需求作出的反应。”

在圣保罗,足球场被改造为急救医院,处理大批新冠肺炎患者。截至7月8日,当地已经报告了33.3万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16,475例死亡,每2,752个居民中就有一个。该城的医院在5月份因面临大批的病患已经几近崩溃。

而打击最严重的区域是亚马逊雨林地区,那里迅速建立了大量的坟墓,医院被新冠肺炎病患淹没。死亡率达到1/1,371,整个巴西是1/3,139。城市的贫民窟缺乏用水和厕所都让疫情的爆发更具挑战性。

病毒对巴西最贫穷地区的打击最为严重——在应对疫情的封锁中,没有经济保障的穷人不得不在家,无法外出工作。

专家认为,巴西的公共卫生反应也令人失望。巴西实施全民免费医疗系统。伦敦政经学院全球卫生政策副教授Clare Wenham博士指出这个系统在2018年爆发的寨卡病毒疫情和1990年代及2000年代爆发的HIV疫情中都表现良好,但此次却显得异常混乱。

前巴西卫生部长Luiz Mandetta4月份启用私人医院并建立临时医院应对疫情,但因国内的争议被解雇。他的继任者Nelson Teich也因“内部争议”在四周后辞职。

随后军方的Eduardo Pazuello将军临危受命,但他没有任何卫生部门的管理经验,他任命了其他的军方官员担任卫生部门的管理者。有专家指责Pazuello没有采取及时的行动并以合作的方式进行决策。“而是让自治区和地方政府独自对抗危机。”巴西高等教育机构和智囊团Getulio Vargas Foundation的Gabriela Lotta教授说道。

评论认为巴西最重大的失败在于没有有效利用多达28.6万名的社会卫生工作者。Lotta教授解释说,他们在本地社区的日常接触和建立起的信任“在疫情中相当有用。”“他们可以与确诊或疑似感染者进行日常联系,进行接触史追踪,可以以当地人理解的方式提供信息,可以让人们安心在家隔离,以及等等。”但因为缺乏全国合作的反应,这些工作者被闲置不用或者在风险中工作。

类似的失败还包括检测、个人防护设备分配、培训、封锁等等。

而如果追溯至5月份,巴西政府还曾对抗卫生专家和媒体。当时世卫组织警告拉丁美洲可能被病毒摧毁,但博索纳罗总统却照常举行集会。他还质疑专家,认为危机并非他们所说那样严重。

7月7日他在脸书上发布了正在服用羟氯喹的视频,声称自己“感到好些了,这药一定管用”。而世卫组织此前声明羟氯喹没有被证明可以治疗新冠肺炎,并可能引起副作用反应。

圣保罗大学医药教授Paulo Lotufo说:“博索纳罗和其他卫生官员传达了一个信息。对于决定什么是正确的事的人们来说,他们感到矛盾,我到底应该在家,还是去上学、去工作?这让人非常困惑。”

Last modification:July 14th, 2020 at 08:00 am

Comment here i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