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伦三连质问鲍威尔“美联储如何解决种族不平等?”2.3万亿刺激计划 弹在弦上何时发?

民主党提名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的竞选伙伴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向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施加压力,要求美联储为防止经济复苏中的种族不平等采取措施。有迹象表明,疫情正严重威胁着有色人种的平等权利。

白人失业率下降 黑人和西班牙裔群体却位居高位

美国劳工部统计局本月初发布的数据显示,即使经济复苏后,白人失业率开始下降,从5月从14.2%下降至12.4%,黑人失业率仍上升了0.1%,达到16.8%,西班牙裔的失业率虽然从18.9%的高位下降,但仍然高达17.6%。

沃伦一向主张与富人抗衡,并敦促进行结构性改革解决不平等现象。她连发三问质疑鲍威尔:

“美联储目前是否考虑过货币政策对种族不平等的影响?”

“2008年危机后,美国的白人比黑人和西班牙裔家庭以更快、更强劲的方式从经济损失中恢复过来。您是否认为此次复苏复苏也会出现相同的情况?

“美联储是否考虑过这些(经济刺激)计划和措施会‘以不同的方式’影响不同的种族群体?”

马萨诸塞州进步党星期四(6月25日)也加入质疑阵营,质疑美联储和国会将采取哪些具体政策来避免2008年金融危机中种族不平等问题卷土重来。

美联储在本月初的新闻发布会上承认了这种差异。面对质疑,鲍威尔强调,经济衰退对黑人和西班牙裔的家庭和妇女确实产生了不成比例的影响。“西班牙裔美国人的失业率上升了很多,非裔美国人的失业率上升了很多,妇女承担的负担超过了她们在劳动力中所占的比例……这真的、真的、真的很不幸。”

“无论现在还是将来,(不平等)都不是我们经济的健康状态。”。

但是,除了更广泛的经济刺激计划外,他们暂时还没有讨论出其他补救措施。

美联储“弹尽粮绝”?明明93.8%的“弹”还没发

自疫情以来,美联储已经发布了一系列紧急计划来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计划向市场提供多达2.3万亿美元的贷款计划。但令人意外的是,截至目前,美联储仅投放了1,430亿美元,占其总火力的6.2%,野心勃勃的“Main Street Lending Program(主体街贷款计划)”还“蓄势待发”。

美联储通过市政贷款机构仅发放了160亿美元,但是该机构的实际贷款能力却高达5,000亿美元。央行在“薪资保护计划(PPP)”中已通过小企业管理局贷出了5,150亿美元,而现在它向参与“薪资保护计划”银行提供的贷款仅为570亿美元。

迄今为止,美联储已经通过货币市场放贷了256亿美元,公司债券购买额达到70亿美元,即使企业信贷计划的最高限额为8,500亿美元,美联储也还没通过新版定期资产支持贷款机发放任何贷款。

专家曾预计,随着美联储释放手上所有火力,其资产持有量将使资产负债表从危机前的不到4万亿美元扩大至10万亿美元。

CNBC认为,总体而言,美国金融状况仍然保持宽松,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受益于美联储于3月最初宣布企业信贷计划造成的股市反弹。

鲍威尔同时指出,仅仅表示购买公司债券的意图足以放松市场。在过去的三个月中,公司债券的发行一直以惊人的速度发展,涉及范围广泛,甚至高收益垃圾债券的发行量都大幅增加。

尽管人们对美联储持冷淡态度,但由于对疫情期间市场崩溃的反应快、力度大,投资者和国会议员整体还是给了其很高的评价。

Last modification:June 26th, 2020 at 10:33 am

Comment here is closed